上門龍婿葉辰免費全文閱讀 第1834章

小說:上門龍婿葉辰免費全文閱讀 作者:葉辰 更新時間:2022-12-09 04:04:28 源網站:LBZ

-

因為葉長纓有了未婚妻,但還冇有結婚,所以杜海清依舊覺得有一線希望、依舊不願放棄。

自己向一個女人求婚,但那個女人卻當眾說她還在等著另一個人,這種奇恥大辱,蘇守道到現在還記得一清二楚。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他恨葉長纓恨得深入骨髓。

而後,葉長纓在燕京大婚。

那一晚,杜海清哭儘了所有眼淚,閉門一個月足不出戶。

蘇守道每天帶著鮮花到杜家求見,一直堅持了三十九天,用了三十九束玫瑰花,才終於叩開了杜海清的心門。

暴瘦將近二十斤的杜海清走出房間、走出家門,對門外捧著花的蘇守道說了一句話。

她問蘇守道,如果她可能一輩子也忘不掉葉長纓,蘇守道還願不願意娶她。

蘇守道咬著牙答應了。

而後,杜海清與蘇守道閃電訂婚,一個月之後,閃電結婚。

剛結婚的時候,蘇守道每個晚上都睡的忐忑不安、提心吊膽。

他生怕自己枕邊的老婆,忽然在夢中叫一聲葉長纓的名字。

擔心很快就成了現實。

結婚冇幾日,蘇守道便每天都能在半夢半醒之間,聽到杜海清口中嗚咽不清的喊著葉長纓的名字。

那段時間,蘇守道幾乎崩潰。

後來,大兒子蘇知非降生。

杜海清才終於把重心,從葉長纓身上,轉移到了兒子的身上。

從那時起,蘇守道終於能睡踏實了。

兒子半夜響亮的啼哭聲,對他來說甚至都成了最美妙的催眠曲。

他可以在兒子震天的哭聲中安然入眠,卻不能聽老婆在睡夢中,以極低的聲音呢喃出葉長纓的名字,因為葉長纓這三個字,就是他的夢魘!

一想到往日種種屈辱,蘇守道心裡便覺得異常憤怒。

即便事情已經過去二十多年,即便葉長纓早已故去,他還是咽不下這口氣。

趙一鳴眼見他表情陰冷、雙拳緊握、牙關輕顫,心中驚訝無比。

他在蘇守道身邊效力多年,知道蘇守道這個樣子,一般都是憤怒到了極致。

聽說鬆本良人纔是綁架蘇知非、蘇知魚的幕後黑手時,他的表現也與現在一般無二。

趙一鳴不由得在心中暗忖:“這個葉長纓,到底做了什麼,會讓老爺如此動怒?”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問:“老爺,剛纔那個男人,很像那個葉長纓嗎?”

“像。”蘇守道點了點頭,說:“不過他的氣質略低調了一點,也可能是穿著的有些隨意吧,當年的葉長纓可以說是氣派十足,走路帶風,神奇的很!”

趙一鳴又問:“剛纔那個小子,該不會是葉長纓的後代吧?”

“不太可能。”蘇守道冷聲說:“葉長纓的後代早就失蹤了,而且是生死未卜,葉家人自己都找不到,估計是早就死在外麵了。”

說著,蘇守道陰森的笑了笑,嘲諷道:“當年葉長纓到處樹敵,得罪了叱吒歐美的羅斯柴爾德家族,在國內也因為鋒芒太盛被各種針對,想殺他的人實在太多了。”

說到這裡,蘇守道點燃一支香菸,淡淡道:“剛纔那小子雖然跟他挺像,但我看他大概率是個日本人,可能隻是單純的有點像而已。”

趙一鳴輕輕點了點頭,問他:“老爺,咱們接下來去哪?回酒店還是?”

“不回酒店了。”蘇守道冷聲說:“東京警視廳這幫人,要是抓不住若離他們,肯定會想辦法來為難噁心我,我還是早早離開東京比較好!”

說罷,蘇守道吩咐他:“酒店的房間扔在那不用管了,咱們直接開車北上,去日本本州最北麵的青森縣,過去泡兩天溫泉、放鬆放鬆再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向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上門龍婿葉辰免費全文閱讀,上門龍婿葉辰免費全文閱讀最新章節,上門龍婿葉辰免費全文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